<dl id="vfntn"><ins id="vfntn"></ins></dl><cite id="vfntn"><span id="vfntn"></span></cite>
    <progress id="vfntn"><ruby id="vfntn"><address id="vfntn"></address></ruby></progress><cite id="vfntn"></cite>
    <del id="vfntn"><noframes id="vfntn">
    <cite id="vfntn"><span id="vfntn"><var id="vfntn"></var></span></cite>
    <cite id="vfntn"><span id="vfntn"></span></cite>
    <var id="vfntn"></var>
    <var id="vfntn"></var>
    <address id="vfntn"></address><ins id="vfntn"><span id="vfntn"><cite id="vfntn"></cite></span></ins>
    <var id="vfntn"></var><th id="vfntn"><i id="vfntn"><th id="vfntn"></th></i></th>
    <progress id="vfntn"><ruby id="vfntn"><progress id="vfntn"></progress></ruby></progress>
    <ins id="vfntn"></ins>
    <cite id="vfntn"></cite>
    <noframes id="vfntn">
    哇,繁体! | 网站帮助
    飞速中文网 > 奇幻玄幻 > 仙武帝尊 > 仙武帝尊最新章节列表

    第两千一百五十五章 第一次

    加入收藏】【添加书签】【返回书页

    分享到:

    夜,逐渐深了。

    界冥山上,仅剩冥帝一人,在搁那揉眼睛,眼睛都看花了,却啥都没等着,净听叶辰和姬凝霜聊天儿了。

    堂堂大帝,第一次这般尴尬。

    鉴于没看到想看的,他偷?#30340;?#20986;了珍藏版,正儿八经的看了好几遍,这也得亏帝荒走得早,不然,这两大至尊,必会大干一架,而这阴曹地府,也必会因此而崩塌。

    叶辰的小园中,东凰太心和邪魔也尴尬。

    俩盖世女王并排坐着,皆双手托着下巴,看着叶辰的房间,对待这俩娘们儿,?#33618;?#35828;是有毅力,而是敬业,?#19978;?#30340;是,她们挑错了对象,人叶辰和姬凝霜,压根儿就没想那啥。

    再瞧房中,再无谈话声。

    叶辰许是太疲惫了,遁入了梦乡,可这货,睡觉特别不老实,一条大?#21364;?#22312;了姬凝霜身上,还有那只手,总会摸来摸去,哪里柔软,就往哪去,而且,还一摸一个准儿。

    姬凝霜未曾言语,只觉身子,很是僵硬,一阵**的感觉,袭满全身,堂堂东神瑶池,啥场面没见过,此刻心却怦怦直跳,绝美的脸颊上,一抹又一抹的红霞,?#28216;?#28040;散过。

    不知何时,她才侧了眸,鼻尖距叶辰脸庞,也仅不过半寸,或许,这是她除却在沧澜界,距离叶辰最近的一次。

    月下,她?#37027;?#31505;,载着妻子的柔情。

    这一百七十年来,她最珍贵的收获,并?#27973;?#24735;了梦回千古,而是在一次次梦回中,看到了叶辰对她的情,那?#30452;?#21547;思念与爱恋的眼神,她足足等了一个大轮回。

    映着月光,她也静静睡去,第一次睡这般安详,历经了千辛万苦,用了整整一百年,终是回了故乡,这次,并非是梦,是真实的归来,比起那个宇宙,这里,才是她心灵的慰藉,有她的孩子、爱人、?#23376;眩?#25215;载着她最美好的?#19988;洹?/p>

    清晨,雪停了,世界白花花一片。

    映着晨曦之光,叶辰慵懒的睁开眸,可身边,再无姬凝霜,他?#20599;?#22352;起,四下观望一眼,这才跳下了床,以为昨晚就是一场梦,还好,姬凝霜未走,他出门房门时,正见她做早?#20572;?#31359;着一件素衣,敛去了所有仙华,就如一个平凡的妻子。

    “洗漱一下,快好了。”姬凝霜回眸一笑。

    按理说,如他们这等级别,早已不用吃饭,享受的就是这个过程,身为妻子,这该是她第一次下厨,为丈夫做饭。

    叶辰微笑,暖意袭满心田。

    早餐还是很温馨的,真就如一对凡人夫妻,相敬如宾的那种,不然,在一张床上睡了一夜,啥都没干,说出去谁信。

    这份温馨,终是因一?#35828;?#21040;来,被打破。

    来者乃邪魔,至于东凰太心,并未跟来,天晓得去了?#26410;Γ?#22825;晓?#27809;?#22312;不在这颗古星,多半,是寻应劫的剑神了。

    对于她的到来,叶辰还好,倒是姬凝霜,神情有些不自然,仅一百七十年而已,她还是认得魑魅邪神的。

    要说邪魔,还真不拿自己当外人,随意拉了椅子,就坐在了饭桌前,坐下之后,也不吃饭,只从储物袋中取了一物。

    要说那物件儿,该是一个乐器,嗯,是乐器,一把清秀的琵琶。

    邪魔似是很爱惜它,拿出后,先是哈了那么一口气,而后,便用白手绢儿,使劲儿的擦,力求给其擦的锃光瓦亮。

    这下,不止姬凝霜,连叶辰的嘴角,都?#20599;?#25277;搐了。

    那琵琶,他俩可都?#19988;?#29369;新,当年在沧澜界,邪魔正是用它,弹奏了一段诡异?#37027;?#23376;,祸乱了他们的心神。

    完事儿,他俩就交合了。

    不是吹,那琵?#20204;?#23376;,可?#21364;?#26970;特产猛多了。

    如今,邪魔又拿琵琶,搞不好,还会再来一曲,俺们是夫妻不假,可上床这事儿,可自行解决,不用你帮忙。

    对于他二?#35828;?#30524;神儿,邪魔置若?#27425;牛?#36824;搁那擦。

    老实说,一?#38405;?#36731;夫妻,晚上睡一张床,不干点儿羞羞的事,她都不信的,不过经过昨夜之后,她着实信了。

    “别总看本神,该吃吃。”邪魔悠悠一声。

    叶辰撇了?#27815;歟?#24635;拿着它搁这晃?#30130;?#33021;吃下去才怪。”

    “这琵琶,可是宝贝。”

    “看出来了。”

    ?#20843;?#20197;,少给老娘儿整事儿。”邪魔瞥道,便侧首去看姬凝霜,也不说话,就那般盯着看,看的姬凝霜,浑身不自然,都是诸天人,自听过魑魅邪神的传说,这红莲女帝的好姐们儿,就没干过正常事,连看?#35828;?#30524;神儿,都是邪邪的。

    “小女娃,真?#24515;?#30340;。”邪魔悠笑,又埋头去?#20102;?#30340;琵琶,“整个诸天,除却梦回大帝,你是第一个,能将梦幻化作现实的人,便如你这般,他年若不成帝,着实天理难容。”

    “前辈过誉了,侥?#21494;?#24050;。”姬凝霜轻语一笑。

    “你也不看看谁媳妇。”叶辰插了一句,倍儿是有面子。

    “?#24515;?#20160;么事儿。”邪魔踹了叶辰一脚,而后转身消失了,只一道缥缈话语传回,“待路过沧澜界,来领真火真雷。”

    这话,倒是让叶辰贼来精神,一百年了,邪魔该是寻了不少真火和真雷,这于他而言,绝对一场逆天的造化。

    比起他,姬凝霜的表情,?#25512;?#20026;尴尬了,特别听到沧澜界三字,便总会忆起当年,无神智的他们,一丝不挂,在浑浑噩噩中,第一次交合,而且,邪魔就在边儿上看着,不羞才怪。

    不晓得,若她知晓,当年还有其他人看着,会不是啥个表情,至于那个其他人,自是转世的玄女,那时还在叶辰丹海。

    早餐吃完,两人便出了小园。

    因下雪,街?#20384;?#20919;清清的,不见半个摊位,?#32423;?#26377;人路过,总会诧异的望一眼二人,特别叶辰返老还青,着实新鲜。

    前面拐弯儿,两人去了杨府。

    如今的杨府,已是一代新人换旧人,当家的,乃杨凡的儿子,其名杨山,已不惑之年,但论起辈分,他比不了小杨岚。

    没错,小杨岚还在,还是两三岁模样,别看她小,但在如今的杨家,可是辈分最高的,都把她?#23849;?#31062;宗供着。

    杨家的人,对待叶辰,还是很恭敬的,打自杨阁老那辈儿,他就是杨家的恩人,杨阁老和杨凡虽不在了,可那份恩情,却会被永世铭记。

    “今日,我要带小杨岚走。”大堂中,叶辰说明了来意。

    “爷爷和?#30422;?#36208;时,都曾言,姑姑并?#30631;?#36890;人,早晚都是要走的。”杨山叹息了一声,语气中,难掩的是感慨和缅?#24120;?#20182;的?#30422;?#21644;爷爷,早?#21387;?#21435;了多年,而叶辰,却还如当年那般年轻,这前后两两对比,给人一?#21482;?#33509;隔世的感觉。

    他如此,叶辰又何尝不是,生生活死了两代人,看着此刻的杨山,便如看着当年的老杨和杨凡,?#19978;В?#29289;是人非了。

    姬凝霜?#32842;?#19981;语,只做忠实的听客。

    自两人交谈中,她?#33618;?#25429;捉到岁月沧桑的痕迹,一个仙人,与一家凡人结了因果,便注定了悲凉,会亲眼看着往昔的故友,一个又一个的老去...死去,那等心?#24120;?#30528;?#30340;?#21463;。

    说话间,小杨岚来了,蹦蹦跳跳,粉嘟嘟的,像个小精灵,一眼便瞧见了叶辰,对叶辰,这小?#19968;錚?#36824;是那般亲?#23567;?/p>

    “天?#39277;?#26143;。”姬凝霜见之,轻喃了一声,似看出了小杨岚的命格,这等天煞命格,在修士界,可是万古难现。

    “这是咱未来的儿媳。”叶辰传音笑道。

    “天谴配天煞?”

    “绝配。”

    “姑姑,抱抱。”小?#19968;?#24050;到近前,扬着小脑袋,看着姬凝霜,也伸着小手儿,煞是可爱。

    姬凝霜?#24863;?#22823;发,当即俯了身,抱起了小?#19968;錚?#25830;着她的小花脸儿,温柔的笑道,“日后,我就是你的娘亲了。”

    “娘亲?”小杨岚眼珠骨碌一转,小手抠了抠小嘴,有些茫然,这两个字,她已好久都未听到了,总觉的很熟悉。

    叶辰和杨山皆是一叹,杨阁老和侠岚,早?#21387;?#21435;六十多年,一个心智两三岁的孩童,怎会记得,明明有爹娘,?#19988;?#20013;?#27425;?#20174;?#24050;埃?#20063;是一?#30452;?#21696;。

    叶辰与姬凝霜走了,抱着小杨岚。

    杨家人纷纷?#25176;校?#31435;在门口,?#23545;?#30340;挥手,或许,这一走,再归来时,他们都已不在,这里是小杨岚的根,再回故乡时,若再见不到半个熟悉之人,该有多伤心。

    小杨岚回着头,默默看着杨家人,不知为何,总想哭。

    镇外,两人驻足,面前乃两座矮小的坟墓,乃杨阁老和侠岚的,将要走了,将要带走他们的孩子,需拜祭一下?#20934;夜?#21644;?#20934;?#27597;,他们孕育了天?#39277;?#26143;,注定无缘孩子长大。

    “老杨,我要走了。”叶辰上前,取了麝香,插在了香炉中,如邪魔那次,香燃不起,或者说,是杨阁老受不起。

    姬凝霜亦如此,未曾谋面,却心?#37034;?#30171;。

    “岚儿,跪下磕头。”叶辰说道。

    小?#19968;?#25077;懵懂懂,却很听话,跪在了坟前,也学着大人们,一跪三叩首,到此刻,她都不知,她跪的,乃是她的爹和娘,?#21387;?#21435;六十多年,而她,却还活在世间。

   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,请?#26790;蕎ww.3983241.com

    手机请?#26790;剩篽ttp://m.feizw.com
    体彩篮球竞猜比分直播
      <dl id="vfntn"><ins id="vfntn"></ins></dl><cite id="vfntn"><span id="vfntn"></span></cite>
      <progress id="vfntn"><ruby id="vfntn"><address id="vfntn"></address></ruby></progress><cite id="vfntn"></cite>
      <del id="vfntn"><noframes id="vfntn">
      <cite id="vfntn"><span id="vfntn"><var id="vfntn"></var></span></cite>
      <cite id="vfntn"><span id="vfntn"></span></cite>
      <var id="vfntn"></var>
      <var id="vfntn"></var>
      <address id="vfntn"></address><ins id="vfntn"><span id="vfntn"><cite id="vfntn"></cite></span></ins>
      <var id="vfntn"></var><th id="vfntn"><i id="vfntn"><th id="vfntn"></th></i></th>
      <progress id="vfntn"><ruby id="vfntn"><progress id="vfntn"></progress></ruby></progress>
      <ins id="vfntn"></ins>
      <cite id="vfntn"></cite>
      <noframes id="vfntn">
        <dl id="vfntn"><ins id="vfntn"></ins></dl><cite id="vfntn"><span id="vfntn"></span></cite>
        <progress id="vfntn"><ruby id="vfntn"><address id="vfntn"></address></ruby></progress><cite id="vfntn"></cite>
        <del id="vfntn"><noframes id="vfntn">
        <cite id="vfntn"><span id="vfntn"><var id="vfntn"></var></span></cite>
        <cite id="vfntn"><span id="vfntn"></span></cite>
        <var id="vfntn"></var>
        <var id="vfntn"></var>
        <address id="vfntn"></address><ins id="vfntn"><span id="vfntn"><cite id="vfntn"></cite></span></ins>
        <var id="vfntn"></var><th id="vfntn"><i id="vfntn"><th id="vfntn"></th></i></th>
        <progress id="vfntn"><ruby id="vfntn"><progress id="vfntn"></progress></ruby></progress>
        <ins id="vfntn"></ins>
        <cite id="vfntn"></cite>
        <noframes id="vfntn">
        安徽11选5最大遗漏数据 福彩3d字谜图谜总汇太湖解析 福彩黑龙江p62开奖号 南粤36选7 2019年藏宝图芙蓉泣露香兰笑 排三组三号码 360新疆11选5投注 排列五走势图综合 篮彩与足彩 宁夏十一选五走势图文 北京赛车历史开奖 58w梭哈游戏下载 白小姐急 马刺灰熊第六场分析 新疆十一选五官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