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l id="vfntn"><ins id="vfntn"></ins></dl><cite id="vfntn"><span id="vfntn"></span></cite>
    <progress id="vfntn"><ruby id="vfntn"><address id="vfntn"></address></ruby></progress><cite id="vfntn"></cite>
    <del id="vfntn"><noframes id="vfntn">
    <cite id="vfntn"><span id="vfntn"><var id="vfntn"></var></span></cite>
    <cite id="vfntn"><span id="vfntn"></span></cite>
    <var id="vfntn"></var>
    <var id="vfntn"></var>
    <address id="vfntn"></address><ins id="vfntn"><span id="vfntn"><cite id="vfntn"></cite></span></ins>
    <var id="vfntn"></var><th id="vfntn"><i id="vfntn"><th id="vfntn"></th></i></th>
    <progress id="vfntn"><ruby id="vfntn"><progress id="vfntn"></progress></ruby></progress>
    <ins id="vfntn"></ins>
    <cite id="vfntn"></cite>
    <noframes id="vfntn">
    哇,繁体! | 网站帮助
    飞速中文网 > 同人小说 > 魔鬼的温柔,二嫁前妻太难追 > 魔鬼的温柔,二嫁前妻太难追最新章节列表

    第1301章 无语至极

    加入收藏】【添加书签】【返回书页

    分享到:

    说到这儿的时候,言亦便没有再继续说下去。

    言亦觉得不用自己再继续说下去,流年和连城翊遥应该也能?#24187;?#30333;他话里的意思的。

    听到言亦这样说,流年和连城翊遥不约而同的点?#35828;?#22836;。

    很快,房间里再度陷入了一阵沉默。

    三个人,谁都没有再开口说话。

    “流年,我们先出去吧,让连城翊遥留在这里照顾凌清吧。”

    此刻的连城翊遥应该最需要的就是,和凌清单独相处了吧。

    而且他和流年留在这里,也似乎帮不上忙。

    所以,还不如将空间,都留给连城翊遥和凌清呢。

    听到言亦的话,流年便点?#35828;?#22836;,随即便和言亦一起离开了。

    才刚刚从凌清的房间里出来,就碰到了羽羡。

    看到羽羡的瞬间,原本脸上还带着一丝笑意的言亦,脸上的笑容也全数消失了。

    随即,言亦便收回了自己的视线,紧接着他便看了一眼流年的方向。

    “流年,我们走。”

    再不走,难道等着羽羡再次无理取闹,再次不停的撒泼吗?

    听到言亦的话,流年便没有再说什么,就只是跟上了言亦的脚步。

    “等一下,你们不要走。”

    突然,就在这个时候,羽羡就像不久前那样,再次伸出自己的手臂,挡在了流年和言亦之间。

    这一次,不管是羽羡的的眼睛里还是声音里,都没有了不久之前的愤恨不满,还有上心难过了。

    “羽羡,你到底还想要怎么样?”

    这个女人,居然追到凌清的房间门口了,她到底还想要做些什么呢?

    问出这句话的时候,言亦的语气十分的不?#22836;場?/p>

    “我……我是来道歉的。”

    因为言亦的语气,羽羡差点不是受控制的再次发火了。

    但是突然想到,刚刚连城嫣然对自己所说的话,想要出口反驳的话,也被羽羡咽了回去。

    算了,是她先误会的,所以说点软话也是应该的。

    当然这些所谓的软话,可不是对流年说的,她是对着言亦说的。

    她可不希望言亦再误会她。

    但是对流年这个女人做做样子还是很有必要的。

    不然等到他们离开的时候,这个女人,再对言亦说她的坏话怎么办?

    流年这个女人的心思本来就不怎么?#31354;?/p>

    不,应该这样说,流年是一个不择手段,蛇蝎心肠的女人。

    没错,就是这样的。

    所以,流年?#28909;?#36873;择在,人前?#30333;?#19968;副善良无比,单纯无比的模样,那?#27492;?#20415;配合她好了。

    不过总有一天,她会亲自撕掉流年那伪善的面具的。

    让言亦好好的看清楚,他所?#19981;?#30528;的女人,到底是一个怎么样富有心机的女人。

    是多么的卑鄙无耻,不择手段的。

    而?#36965;?#32701;羡觉得自己有理由相信,?#26085;?#30340;到了那一天的话,言亦一定会好好的感谢他的。

    所以现在委曲求全并不算什么的。

    想通了这一点,羽羡的脸上便换上了真诚的表情。

    “言亦对不起,是我刚刚误会了,才会说出那样的话,我错了,我真的错了,对不起。”

    都说了,女人只要服软的话,男人的心?#19981;?#36719;下来的。

    所以,羽羡觉得自己都这样服软道歉了,言亦应该也不会再计较了。

    而?#36965;?#35328;亦到最后也一定会原谅她的。

    因为这样想着,所以此刻的,羽羡嘴上虽然道着歉,脸上也写满了歉意。

    但是眸子里却泛着一丝的喜色,因为她觉得无论怎么样,言亦,一定不会再去刁难她了吧。

    抱着这样的想法,羽羡便一直等待着言亦的答复。

    谁知,在听到羽羡的道歉之后,言亦却是一点反应都没有,只是冷冷的看了羽羡一眼,什么话也没有再说。

    没有得到言亦的答复,羽羡?#35835;算丁?/p>

    难道是她的表现不太真?#24076;?#35753;言亦怀疑她的态度?

    对,一定是这样的,要不然言亦是不会不理她的。

    这样想着,羽羡便再次开口了。

    “言亦,我是真的想要道歉的,是我错了,不该误会你的,那也是我那会儿太着急了,所以情急之下,?#20063;?#20250;那样说的啊。”

    羽羡上前,一步,就要伸出自己的双手,抓住言亦的胳膊。

    可是在羽羡的手,即将要碰到言亦的手的时候,言亦却毫不犹豫的避开了羽羡的触碰。

    因为言亦的避开,羽羡微微愣住了,但是很快,羽羡便反应了过来,眼底闪过一丝的失落。

    在羽羡还来不及说些什么的时候,突然听到言亦开口了。

    “羽羡,你道歉的对象不应该是?#36965;?#20320;道歉的对象应该是流年。”

    言亦看着羽羡,一字一句的说道。

    听到言亦的话,原本还平静的心脏,倏地变得暴怒了起来。

    “你说什么?言亦,你刚刚说什么?”

    她已经向言亦低头服软了,为什么言亦还要这样说?

    她到底凭什么给这个女?#35828;?#27465;,她?#21046;?#20160;么有资格听自己的道歉。

    她并没有错,错的是这个女人而?#36873;?/p>

    如果不是这个女人,在背后搞一些小动作的话,她至于会?#30340;?#20123;话吗?

    言亦,现在就是被这个女人的外表给?#21892;?#20102;,以至于根本不知道,站在他面前的这个女人,实际上是心思歹毒的女人。

    言亦没有发?#33267;?#24180;这样恶毒的?#24187;?#20063;就罢了,现在言亦,居然还让她对流年道歉。

    只要光是想想,她就无法接受,更别说,让她直接开口对流年去道歉了。

    总之就是一句话,她做不到,而且她也不想去做。

    流年根本不配让她去道歉,她也并没有做什么错事,所以,她根本不用去道歉的。

    听到羽羡的疑问,言亦只是看了一眼羽羡,却并没有开口再说话。

    随即,言亦便移开了视线,直接看向了流年。

    “流年,我们走吧。”

    言亦觉得,?#28909;?#36825;样的话,那就真的不用再继续说下去了,实在是没有必要的。

    却不想才迈出去一步,身前再次被一只胳膊给拦住了。

    “言亦,你要去哪里?你还没有接受我的道歉呢。”

    此刻的羽羡真的很?#24187;?#30333;,言亦为什么这个样子?

    “你不许走!”

    这一次,言亦为什?#20174;?#35201;这样?

    她明明已经主动道歉了不是吗?为什么他还要离开,为什么他就不能接受她的道歉呢?

    言亦他明明知道,她是一个怎么样性格的人,她那么的要强,为了他,她都主动低?#36820;?#27465;了,言亦他到底还想要她怎么样?

    而且离开也就算了,为什么?#30475;?#31163;开的时候,都要带上流年呢?

    这个女人,她到底是凭什么?到底凭什么?

    此刻的羽羡在心底,已经快要歇斯底里了,可是她却努力的忍着,让自己尽量不去发火。

    连城嫣然说的对,不能再继续对言亦发火了,不然,在言亦心目中的形象,就会直线下降了。

    所以,此刻尽管有很大的怒火,但是羽羡知道,此刻的她,只能尽全力去忍受这些怒火。

    她不想再让言亦,用另类的目光去?#27492;?/p>

    而?#36965;?#22905;更加不能让流年因为,她和流年产生的隔?#36965;?#32780;?#27809;?#38075;了他们的空子。

    对,她不能让流年看了笑话,更不能让流年乘虚而入。

    绝对不可以,所以此刻她必须得冷静下来,对,冷静下来。

    这样想着,羽羡的面色便瞬间恢复了平静。

    “言亦,有什么话,我们好好说嘛,为什么要这么的急于离开呢,这样多不好啊。”

    与此同时,羽羡的声音也变得柔和了许多。

    “如果不是对流年道歉的话,我觉得我们之间没有什么好说的。”

    羽羡的脾气,他又怎么会不了解呢?

    她之所以现在还是一派的平静,那是因为,那团团的怒火,恐怕早就攻占了羽羡的心了吧。

    所以,如果此刻再继续和羽羡再说下去的话,羽羡一定又要开始发火了。

    而他根本没有那份和羽羡吵架的心,所以此刻不离开,要等到什么时候离开呢?

    还有最终的一点就是,羽羡压根就没有认识到,她对流年的诋毁和?#25749;Α?/p>

    他刚刚说的可是真话,如果不是对着流年道歉的话,那么他们就没有什么话可以说了。

    “言亦,你真的要做的这样过分吗?”

    是的,在羽羡的理解中,此刻言亦让她对流年道歉,就是非常、特别极其过分的事情。

    而此刻的流年,却自始至终,什么话也没有说。

    只是嘴角轻轻的勾了勾,此刻的流年有点?#24187;?#30333;的是,羽羡似乎对她一直都有戒心和敌意。

    然而流年却不知道这些所谓的戒心和敌意,到底是从何而来的。

    流年真的不知道自己究竟是什么时候,让羽羡对自己有如此大的敌意了。

    不过,她现在就是在心里好奇一番,其实她对于羽羡这样讨厌她的原因,她还真的是不感兴趣。

    只是莫名的想要笑。

    羽羡如果继续这样下去的话,只会惹得羽羡越来越厌恶的。

    而羽羡似乎一点都没有认识到这一点。

    不过,流年也不预备去提醒羽羡,因为她觉得实在是没有必要。

    一来,是因为她一点也不?#19981;?#32701;羡,而?#36965;?#22905;也能够看得出来,言亦也不?#19981;?#32701;羡。

    所以她根本用不着去提醒羽羡这件事情的。

    二来呢,即?#39038;?#30495;的这样提醒羽羡了,她觉得以羽羡的性格,她是绝对不会听她的。

    反而她?#22815;?#20877;度失控发火呢。

    所以,这样吃力不讨好的事情,她又为什么要去做呢?

    “羽羡你不要无理取闹。”

    对于羽羡三番五次的这种无厘头的行为,此刻的言亦真的觉得,如果还继续在这里呆下去的话,那么就真的是浪费时间了。

    与其在这里浪费时间,还不如去做些其他的事情。

    自己一个人坐着,也好过现在啊。

    这样想着,言亦便再次抬起了双脚,随即就要绕过羽羡,再度离开。

    可是羽羡怎么会这样放任着言亦离开呢?

    再说了,言亦刚刚不久之前,已经在她的面前离开过一次了,而?#19968;?#26159;带着流年的。

    这是她无论如何也无法接受的。

    看着又拦住他的羽羡,言亦连看都懒得?#20174;?#32673;一眼了。

    “羽羡,我说了,不要再挡住我的去路了。”

    言亦冷冷的说完,便不再理会羽羡了。

    “言亦,你到底要我怎么样?”

    这一次,羽羡没有再伸手去拦住言亦了,而是直接冲着言亦的背影喊道。

    却不想,言亦就好像没有听到羽羡所说的话话似的,脚下的步子,没有一刻的停下来。

    “言亦,你不要走,我道歉就是了。”

    眼看着言亦的背影就要消失在自己的面前,羽羡便忍不住再次开口。

    只是这一次开口,却是彻底的服软了。

    是的,?#28909;?#24050;经决定要委曲求全了,那么一个小小的道歉,又算得了什么呢?

    道歉就道歉,即使是给她最瞧不上的流年道歉,那又如?#25991;兀?/p>

    她那会儿的时候,已经让言亦对自己的印象扣?#33267;耍?#25152;以她不能再让言亦对自己的失望了。

    至于流年的德行,以后的路还长着呢,她等着有一天,流年伪善的面目彻底的被撕碎。

    这样才好玩儿呢,不是吗?

    想通了这一点,羽羡便觉得,其实让自己对着流年道歉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。

    她就只是暂时的对流年低头而?#36873;?/p>

    所以没关系的,总有一天,她将会把今天受过的所有的屈辱都还给流年的,她发誓。

    羽羡脸上的不?#21490;?#24680;便全部的被收敛了起来。

    羽羡便看向了流年,一字一句的说道,“对不起,流年,好是我错了,我不该那样口无遮拦的,希望你能够原谅我。”

    说完,羽羡便看着流年,脸上始终带着一抹笑意,可是眼底却没有丝毫的笑意。

    流年轻轻的笑了笑,没有说话,就只是点?#35828;?#22836;。

    她怎么会看不清楚,此刻羽羡的道歉没有半点的诚意呢?

    羽羡看到流年就只是点?#35828;?#22836;,心中好不容易被压下去的怒火,好像也再次被点燃了起来。

    但是只要一想到,自己好不容易低下了头来对她道歉,不能前功尽弃的,所以此刻就算有再多的不满,也只能暂时忍一忍了。

   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,请访问www.3983241.com

    ?#21482;?#35831;访问:http://m.feizw.com
    体彩篮球竞猜比分直播
      <dl id="vfntn"><ins id="vfntn"></ins></dl><cite id="vfntn"><span id="vfntn"></span></cite>
      <progress id="vfntn"><ruby id="vfntn"><address id="vfntn"></address></ruby></progress><cite id="vfntn"></cite>
      <del id="vfntn"><noframes id="vfntn">
      <cite id="vfntn"><span id="vfntn"><var id="vfntn"></var></span></cite>
      <cite id="vfntn"><span id="vfntn"></span></cite>
      <var id="vfntn"></var>
      <var id="vfntn"></var>
      <address id="vfntn"></address><ins id="vfntn"><span id="vfntn"><cite id="vfntn"></cite></span></ins>
      <var id="vfntn"></var><th id="vfntn"><i id="vfntn"><th id="vfntn"></th></i></th>
      <progress id="vfntn"><ruby id="vfntn"><progress id="vfntn"></progress></ruby></progress>
      <ins id="vfntn"></ins>
      <cite id="vfntn"></cite>
      <noframes id="vfntn">
        <dl id="vfntn"><ins id="vfntn"></ins></dl><cite id="vfntn"><span id="vfntn"></span></cite>
        <progress id="vfntn"><ruby id="vfntn"><address id="vfntn"></address></ruby></progress><cite id="vfntn"></cite>
        <del id="vfntn"><noframes id="vfntn">
        <cite id="vfntn"><span id="vfntn"><var id="vfntn"></var></span></cite>
        <cite id="vfntn"><span id="vfntn"></span></cite>
        <var id="vfntn"></var>
        <var id="vfntn"></var>
        <address id="vfntn"></address><ins id="vfntn"><span id="vfntn"><cite id="vfntn"></cite></span></ins>
        <var id="vfntn"></var><th id="vfntn"><i id="vfntn"><th id="vfntn"></th></i></th>
        <progress id="vfntn"><ruby id="vfntn"><progress id="vfntn"></progress></ruby></progress>
        <ins id="vfntn"></ins>
        <cite id="vfntn"></cite>
        <noframes id="vfntn">
        德甲第26轮五佳 河北时时彩软件手机版 沈阳1464万大奖弃奖 唐山娱乐场所招鸭子 云南11选5任五号码推荐 福州娱乐场所从业人员 韩国快乐8官网现场开奖结果 新疆时时彩三星算法 至尊江西快3 黑龙江36选7福利彩票开奖查询 福彩30选5开奖结果今天 急速赛车破解版 青海快三昨天开奖结果 河北体彩七星彩走势图带连线 六肖中特永久免费公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