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l id="vfntn"><ins id="vfntn"></ins></dl><cite id="vfntn"><span id="vfntn"></span></cite>
    <progress id="vfntn"><ruby id="vfntn"><address id="vfntn"></address></ruby></progress><cite id="vfntn"></cite>
    <del id="vfntn"><noframes id="vfntn">
    <cite id="vfntn"><span id="vfntn"><var id="vfntn"></var></span></cite>
    <cite id="vfntn"><span id="vfntn"></span></cite>
    <var id="vfntn"></var>
    <var id="vfntn"></var>
    <address id="vfntn"></address><ins id="vfntn"><span id="vfntn"><cite id="vfntn"></cite></span></ins>
    <var id="vfntn"></var><th id="vfntn"><i id="vfntn"><th id="vfntn"></th></i></th>
    <progress id="vfntn"><ruby id="vfntn"><progress id="vfntn"></progress></ruby></progress>
    <ins id="vfntn"></ins>
    <cite id="vfntn"></cite>
    <noframes id="vfntn">
    哇,繁體! | 網站幫助
    飛速中文網 > 都市小說 > 曲線升遷:權道情謀 > 曲線升遷:權道情謀最新章節列表

    第604章 坐懷不亂

    加入收藏】【添加書簽】【返回書頁

    分享到:

    孫婧是這樣一個女人。

    這些年,她婷婷玉立于世間,吸引了太多男人的目光,而她的神色一直是一直是冷淡的、高傲的,甚至是不屑的。

    她對男人哪怕是一個輕淺的微笑,也會得到男人們受崇若驚的回應。說白了,只有她拒絕男人的份,沒有男人拒絕她的道理。

    甘代遠是第一個她想親近,卻委婉拒絕他的人,這使她的心里很不爽。

    她覺得自己喜歡甘代遠并沒有錯,而他嘴里的喜歡,則是明顯的敷衍和搪塞了。

    “領導,我敬你一杯唄。”孫婧的稱呼立刻變了,“這次體檢,領導為**了那么多心,幫了那么多的忙,我都不知道怎么感謝您呢。”

    孫婧的表情沒有變,口氣沒有變,表達的內容也是真實的,但她此刻的心態已經發生了很大的變化,他覺得自己被甘代遠禮貌地冷漠了。

    “小婧啊,你不要跟我那么客氣了。誰讓我們曾經是同事呢,誰讓你一次又一次幫助我的閨女呢。”甘代遠說,“我為你做這么一點點小事,是力所能及的,根本不值得掛在嘴邊。”

    甘代遠的口氣很平靜,似乎并沒有發現他的異常。

    這讓孫婧感覺更憋屈了,甘市長還把她的話當真了,都是官話,沒有一句真心話。

    孫婧這一想,杯中的酒干了。

    這一干,讓甘代遠有些意外:“好了,小婧,你就喝這些吧,這種酒你不常喝,我怕你喝多了,多吃菜。”

    孫婧的心里略感安慰,甘代遠還挺體貼的呢,不像有些干部,在酒桌遇上了,一個勁兒勸她喝酒,非要占她點便宜,或者出她點洋相才罷休。

    “我想痛快地喝一點,行嗎領導?”孫婧口吻帶著挑釁。

    甘代遠有些遲疑,遲疑過后,還是點了點頭。

    孫婧的心里踏實多了,甘代遠讓她喝酒就好辦,只要讓她喝酒,她就有讓他多喝的機會。

    “老甘,你不高興嗎?”孫婧的稱呼又變了,不知道到底應該怎么稱呼甘代遠才合適。

    “我當然高興。”甘代遠說。

    “那人家都干杯了,你為什么不干啊?”孫婧看著甘代遠面前的大半杯酒,她想看到真實的甘代遠,希望看到說真話,而不是拿官腔的甘代遠。

    甘代遠拿起杯子,順口就把面前的酒干杯了。

    “這回總行了吧?”甘代遠說。

    孫婧被甘代遠嚇了一跳。她根本沒指望他把這杯酒干掉,她這么說只是一個態度而已,希望他也喝一點,最好比她多一點點。

    孫婧立刻起身,從冰箱里取了兩瓶礦泉水,擰開一瓶,放到甘代遠面前。

    “哥,你喝酒太嚇人了,你不能再喝了。”孫婧覺得還不放心,直接把瓶子交到甘代遠的手里,“你趕緊喝點水,稀釋一下。”

    甘代遠擺了擺手:“小婧,不要緊,你不了解我,我習慣喝急酒,只是很少喝而已。這些年,我就是一口一杯喝過來的,喝酒都那么費勁,工作也好不到哪里去。”

    “那也不行,這么喝酒太傷身了。”孫婧說,“就是瓊漿玉液也不能這么喝!”

    甘代遠搖了搖頭:“還是小婧心疼我啊,行,我領情,慢慢喝。”

    孫婧把裝小燒的瓶子拿到了地下,重新回到了炕上。她回身時,甘代遠的一個動作把她逗樂了。只見甘代遠拿起剛才用過的那個杯子,底朝上正往嘴里倒著杯底,嘴還“吧噠”了兩下。

    孫婧忽然有點心軟了,一杯酒對于甘代遠說,根本不算什么,自己是不是有點多管閑事了?甘市長也真是的,為什么就那么聽話,她不讓喝,他就不喝了?

    孫婧轉身重新把酒瓶搬到炕上,打開了瓶塞。

    甘代遠對她笑了,像一個犯一錯誤的孩子,伸出杯子:“那就再來一杯吧,就一杯。”

    “你簡直太可愛啦!”孫婧咯咯地笑起來,“不行,就半杯。”

    “半杯就半杯。”甘代遠說,“今天高興,你放心,我肯定醉不了。”

    孫婧往甘代遠的杯子里倒了半杯,又給自己的杯子倒了半杯,基本高度一樣。孫婧笑了,別看她好像挺公平的,其實剛才甘代遠已經比她多喝了二兩,就少這二兩,她今天晚上足以擊敗他了。

    這么地道的農家菜,不吃真的太可惜了。

    孫婧的目地很明確,先墊補一下,然后和甘代遠拼酒,酒亂性,性迷人,她就不信甘代遠不把她當成女人。

    “哥啊,你一定要少喝酒。”孫婧知道,只有這么勸才能讓甘代遠把杯里的酒喝下去,“咱們可都要信守承諾啊,誰也不許多喝。”

    “呵呵,小婧,我明白你的意思,不就是一次一口嘛。”甘代遠說著,杯也沒碰,就呷了一口,“和你在一起,喝酒吃飯都輕松。”

    “你喝吧,反正就半杯。”孫婧并沒有端杯,喝完了就沒了。

    甘代遠笑道:“我走上仕途上,還真得感謝這杯中之物啊。”

    “哥這是什么意思?工作是你干出來的,喝酒頂多起個輔助作用,您說是不是啊?”孫婧說。

    “話是這么說。”甘代遠說,“我當年在鄉鎮當鎮長,每天的主要任何就是陪各級領導喝酒,那時候哪有這么文明的喝法啊,干杯已經算是文明的了。領導說了,酒力就是能力,要想要政策,要扶持,先把酒干了。”

    “這個我能理解,現在其實也這樣。”孫婧說,“你們男人要是不能喝酒,真的影響發展呢。”

    “后來我也就習慣了,不喝兩杯,晚上睡不著覺。”甘代遠說,“三天不喝就找酒喝。”

    甘代遠的話,孫婧非常理解。

    中國的酒文化真是源遠流長,博大精深,飲酒的那種境界,也只有喝酒的人才能知道。不過像甘代遠這么喜歡喝酒,卻能與女人保持距離的領導也算是男人中的精品了。

    “我們再來一口吧。”孫婧忽然想笑,自己也變得這么俗了,連酒場流行的大白話,她說起來都絲毫不覺得臉紅。

    “來一口。”甘代遠端起杯子,與孫婧碰了一下杯,規規矩矩地喝了一口。

    孫婧站起身來,往甘代遠面前的小碟里夾著菜。她很想與甘代遠親近一下,卻不敢貿然行動,只能盡量靠近他,顯得無心的樣子,用胳膊蹭著他的肩頭。

    “好好,謝謝。”甘代遠說,“小婧不用客氣,今天你是客人,這農家菜很可口,你一定要多吃一點,回到市里再想吃就不容易了。”

    孫婧順勢在甘代遠的身邊坐了下來,這是她過來時就已經設計好的。

    她伸出長臂,取過自己的杯子,就在孫婧取杯子的瞬間,甘代遠又拿起杯子,默無聲息地來了一口。

    “哥,你偷喝酒了。”孫婧說

    章節不完整?請百度搜索飛su中wen網 feisuzhongwen閱讀完整章節 或訪問網址:http://%66%65%69%7A%77%2E%63%6F%6D/

    閱讀完整章節,請訪問 www.feīzw.com

    最快更新無錯小說閱讀,請訪問www.3983241.com

    手機請訪問:http://m.feizw.com
    体彩篮球竞猜比分直播
      <dl id="vfntn"><ins id="vfntn"></ins></dl><cite id="vfntn"><span id="vfntn"></span></cite>
      <progress id="vfntn"><ruby id="vfntn"><address id="vfntn"></address></ruby></progress><cite id="vfntn"></cite>
      <del id="vfntn"><noframes id="vfntn">
      <cite id="vfntn"><span id="vfntn"><var id="vfntn"></var></span></cite>
      <cite id="vfntn"><span id="vfntn"></span></cite>
      <var id="vfntn"></var>
      <var id="vfntn"></var>
      <address id="vfntn"></address><ins id="vfntn"><span id="vfntn"><cite id="vfntn"></cite></span></ins>
      <var id="vfntn"></var><th id="vfntn"><i id="vfntn"><th id="vfntn"></th></i></th>
      <progress id="vfntn"><ruby id="vfntn"><progress id="vfntn"></progress></ruby></progress>
      <ins id="vfntn"></ins>
      <cite id="vfntn"></cite>
      <noframes id="vfntn">
        <dl id="vfntn"><ins id="vfntn"></ins></dl><cite id="vfntn"><span id="vfntn"></span></cite>
        <progress id="vfntn"><ruby id="vfntn"><address id="vfntn"></address></ruby></progress><cite id="vfntn"></cite>
        <del id="vfntn"><noframes id="vfntn">
        <cite id="vfntn"><span id="vfntn"><var id="vfntn"></var></span></cite>
        <cite id="vfntn"><span id="vfntn"></span></cite>
        <var id="vfntn"></var>
        <var id="vfntn"></var>
        <address id="vfntn"></address><ins id="vfntn"><span id="vfntn"><cite id="vfntn"></cite></span></ins>
        <var id="vfntn"></var><th id="vfntn"><i id="vfntn"><th id="vfntn"></th></i></th>
        <progress id="vfntn"><ruby id="vfntn"><progress id="vfntn"></progress></ruby></progress>
        <ins id="vfntn"></ins>
        <cite id="vfntn"></cite>
        <noframes id="vfntn"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