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l id="vfntn"><ins id="vfntn"></ins></dl><cite id="vfntn"><span id="vfntn"></span></cite>
    <progress id="vfntn"><ruby id="vfntn"><address id="vfntn"></address></ruby></progress><cite id="vfntn"></cite>
    <del id="vfntn"><noframes id="vfntn">
    <cite id="vfntn"><span id="vfntn"><var id="vfntn"></var></span></cite>
    <cite id="vfntn"><span id="vfntn"></span></cite>
    <var id="vfntn"></var>
    <var id="vfntn"></var>
    <address id="vfntn"></address><ins id="vfntn"><span id="vfntn"><cite id="vfntn"></cite></span></ins>
    <var id="vfntn"></var><th id="vfntn"><i id="vfntn"><th id="vfntn"></th></i></th>
    <progress id="vfntn"><ruby id="vfntn"><progress id="vfntn"></progress></ruby></progress>
    <ins id="vfntn"></ins>
    <cite id="vfntn"></cite>
    <noframes id="vfntn">
    哇,繁體! | 網站幫助
    飛速中文網 > 都市小說 > 極品全能相師 > 極品全能相師最新章節列表

    第0609章 港城之旅

    加入收藏】【添加書簽】【返回書頁

    分享到:

    臉上掛著混合這酸甜苦辣的淚水,嘴角洋溢著幸福的笑臉,林靜姝歡快的吃了起來。

    原來,還是吃最重要。

    “這就夠了?”李艷陽問。

    “嗯嗯!”林靜姝嘴里含著蝦,含糊道:“不用說太多感人的話啦,我都能感覺到。”

    “.…..”

    “你也吃啊,今天的螃蟹可香了!”林靜姝說。

    吃了一口,李艷陽道:“嗯,麻辣刺激,爽!”

    林靜姝抬頭,皺眉:“明明是甜的!”

    “.……”

    吃了飯,李艷陽結賬。

    林靜姝很緊張的把手伸進了李艷陽的胳膊彎,然后隨意的看著周邊,一副姐姐一點不緊張的模樣。

    “上車吧!”李艷陽說。

    “走走吧?”林靜姝問。

    李艷陽搖搖頭:“上車!”

    林靜姝突然有點緊張,道:“我回去換個衣服吧……”

    李艷陽轉頭,目露疑惑。

    “那去買也行,但是有點晚……”

    “上車!”李艷陽說。

    林靜姝只好服從。

    車子開上市內快速路,林靜姝看不懂路線,道:“咱們去東方明珠吧,或者…...香格里拉。”

    李艷陽差點一頭栽在方向盤上:“拿手機,訂機票。”

    “干嘛?”林靜姝疑惑。

    “去龍虎山,看僧尼情緣。”

    …...

    林靜姝以為,不是,是林靜姝記得,情感專家說過,一個體驗了**之歡的男人,心里所能想到的所有浪漫都在床上。

    所以,她準備換衣服,找一個好點的酒店,既然李艷陽邁出了這一步,自己不介意迎合一些,要學習那些妖精!

    原來,李艷陽是不一樣的!

    原來,他和自己一樣,也有心里的情節,和屬于兩個人的浪漫。

    其實林靜姝上的課還是不夠,如果繼續學下去,專家會說,其實,還有一種男人,在進行最后的浪漫之前,喜歡風花雪月**一下……

    ……

    屬于兩個人的浪漫結束,林靜姝返回尚海,李艷陽直奔京都。

    休息一晚,李艷陽來到了曾經訓練過的基地。

    鄒靜帶著一群學員夾道歡迎,李艷陽笑著揮手致意,然后來到一個講堂,臺下,是來自全國的航空精英。

    李艷陽講述了一番摘星任務的全過程,當然,火星上的故事沒說,只說飛行中遭遇的種種情況,當然,暗物質也沒說。

    然后,李艷陽來到京都航空航天大學,在這里李艷陽發表了一個名為“我的太空之旅”的演講。

    這個和在基地里講的是不一樣的,那個是傳授經驗,這個則是有教育色彩,包括發言都是精心準備的,當然,李艷陽不需要有演講稿,只是確定了框架。

    比如民族榮譽感要有,比如航空航天使命感要有,相對空泛一些。

    當然,這個不僅是面向京都航空航天大學,這個演講也是錄制下來要放到網上,供所有人賞鑒的。

    毫無疑問,在一陣太空熱之后,李艷陽算是第一次的公開演講備受歡迎,播放量一天上億。

    然后休息了一天,半個秘書寧千尋告訴李艷陽準備參加記者招待會。

    提前一天晚上,寧千尋拿著十來頁的稿子過來給李艷陽做功課,其中包括很多可能被提到的問題。

    “干嘛?還要備課?”李艷陽驚訝道。

    “國內的記者還好,但國外的記者肯定會問一些尖銳的問題,你經驗不足,得有個準備。”

    李艷陽有點頭疼:“記者招待會一般不都有指定的發言人么?我任命你當發言人吧!”

    寧千尋翻了個白眼:“認真點!”

    “.…...”

    隨后,是一段長時間的模擬訓練。

    李艷陽也掌握了大致的規律,用寧千尋的話說,就是,不能潑皮耍賴,但也不能太誠懇。

    要像打太極一樣,既要給點內容,但又不能太直白。

    其中一些機密是不能說的,但有一點,要公布,火星上有生物!

    李艷陽有點驚訝,但寧千尋解釋說過不了多久,真相就會大白,華夏當然要做第一個。

    第二天,發布會正式舉行。

    在主持人宣布掌聲有請李艷陽上將的時候,中外記者都報以了熱烈的掌聲。

    李艷陽掛著微笑走上前臺,心里有些別扭。

    感覺這像一次考試,只是考場里只有一個學生,其他都特么是監考老師。

    主持人手一指,工作人員把話筒遞給一個華夏記者。

    “李艷陽將軍您好,請問這次摘星之旅,您印象最深刻的是什么?”記者問。

    李艷陽笑道:“是在我起飛 之前,聽到的軍中綠花。”

    一個簡單的開場,然后又有個國內記者問了一個很平淡的問題,李艷陽輕松作答。

    他知道,這倆是早就安排好,用來帶節奏的,旨在定基調。

    但是,當話筒第一次交給一個外國記者的時候,節奏直接亂了。

    所有人都知道,記者會只有半個小時,每個人最多也只能輪到一個,所以

    都十分珍惜。

    一個記者用英語說了句哈嘍。

    李艷陽笑著回了一句你好。

    “請問李艷陽將軍,這次登陸火星,其他國家派出的都是機器人,而華夏卻任命你執行任務,這在很多地方引起爭議,認為這是人權問題,你怎么看。”

    李艷陽心想我坐著看。

    “首先,我們應該了解這是一次怎樣的任務。這是一次耗費巨資要完成的一項任務,錢從哪里來?那都是十幾億的華夏人民用辛勤的勞動換來的,我們不能隨意揮霍。所以從火箭、飛船的研制到最后的實施,每一步,都要經過精密的準備,因為我們都知道,成功率很小,所以必須盡最大的努力提高成功率。而派人上去,當然是成功率更高的,這一點結果也能證明。至于人權,首先,國家不是任命我,而是在航天員中進行選拔,每一個參與選拔的人都是積極熱烈的,都希望能參與這次神圣的任務,我也是如此,經過了艱苦的選拔,我才拿到這個機會,所以我非常驕傲。這個選拔過程是雙向的,我們有權拒絕的,我覺得這就是人權。至于其他國家質疑我們的人權問題,這個可能是文化差異吧,我不大理解,原來別的國家和我們不一樣,認為這個任務會死人,所以不敢去,在我們華夏,這叫貪生怕死。我們華夏有位偉大的文學家說,人固有一死,或重于泰山,或輕于鴻毛,所以我們都選擇前者。還有,我們還有一句話,叫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。擔當,是我們這個民族的習慣,可能在別的國家這是愚蠢和陋習,但很遺憾,幾千年了,我們也沒改掉這個臭毛病。”

    嘩的一聲,掌聲雷動,還夾雜著華夏記者歡快的叫好聲,當在場翻譯把這些話貼切的用英文展示之后,那個記者臉頰發燙,紅彤彤的交出了話筒。

    而在電視機前,觀看直播的華夏人無一不洋溢著驕傲的神情,仿佛在說,我也有這個臭毛病。

    一瞬間,很多人都預料到,今年的網絡詞匯里,最紅的肯定屬于出自李艷陽口中的臭毛病了。

    第二個外國記者:“李艷陽先生,太空中肯定會遇到一些新奇的事情,飛行那么遠,可能會有新奇的發現,請問您有什么發現么?”

    “有!”李艷陽道:“我感受到了暗物質。”

    所有人都是一愣,那記者道:“暗物質?您怎么感覺到的?怎么能確定?這可是沒有被實際證明的。”

    李艷陽道:“我說我看到的,肯定沒人信,所以我怎么發現的已經不重要,只是,我不會嘩眾取寵,也不會混淆視聽,我以我的人格擔保,宇宙中存在大量的暗物質,包括地球的上方,而這些暗物質不斷地向外擴散,直到消散。大家不用提出質疑,我相信我說了這個之后也肯定會有科學家提出質疑,我接受,也不會反駁,但我想告訴大家,這是我想為人類的科學發展提供的幫助,你們可以相信,也可以不相信,但我想誠懇的告訴所有科學家,天文學家,相信我,你們可以向著這個方向堅定的研究了。”

    又是一串出于禮貌的掌聲。

    “請問李艷陽先生,你在火星上遇到俄國和厄邁瑞克的太空戰士了么?”記者問。

    李艷陽點點頭:“遇到了。”

    “然后呢?”追問。

    “順手滅掉了。”李艷陽說。

    “為什么?”記者問。

    “為什么?我本來說了一句哈嘍,然后他們抬起手朝我開槍,我還納悶呢,不是不互相攻擊么?后來突然想起來了,厄邁瑞克和歐盟率先提議的,然后四個組織達成一致的是互不攻擊登陸艙!然后我就把他們滅了。”李艷陽說。

    “這個過程一定很激烈吧?”追問。

    李艷陽搖搖頭:“沒啊,那些太空戰士看起來很厲害,我一槍打過去他們都躲不開,然后就躺地上短路了。”

    “.…...”

    又一個記者問:“李艷陽將軍,你是如何找到隕石的,又是如何把它運回去的,能分享一下這個過程么?”

    “因為我在火星上交了一群朋友。”

    朋友?眾人有點懵。

    “在火星上,存在文明!”

    轟!

    李艷陽話音剛落,現場頓時響起一陣喧嘩,夾雜著不可思議。

    電視外,同樣如此。

    隨后,李艷陽介紹了沙比,講述了沙比的生活習慣,講述了交流方式,當然沒說靈魂,而是說他們率先跟自己的感知打了招呼,然后自己回話。

    最后,他說自己帶回了沙比,但是尸體,只是經過華夏科學研究發現,沙比就是火星的土壤,只是不明白,如何就成了精。

    還有一些問題,包括問李艷陽落地撞擊之后怎么就復活了,李艷陽解釋說自己只是受傷昏迷,但并不嚴重,然后養好了。

    圓滿的完成了一次招待會,李艷陽累的不行,有點口干舌燥。

    到了后臺,接過寧千尋孝敬的咖啡,李艷陽道:“這會可以繼續放假了吧?”

    “明天去港城。”寧千尋說。

    “干啥?”李艷陽驚訝道。

    “港城人民對你也很期待,你也知道,港城這些年彌漫一些不好的氣息,所以收到邀請,上邊同意了,讓你加深一下他們的民族榮譽感,作為代表,去交流一下,然后到中文

    大學做個演講。”寧千尋道。

    “我去!我還得安撫一下他

    章節不完整?請百度搜索飛su中wen網 feisuzhongwen閱讀完整章節 或訪問網址:http://%66%65%69%7A%77%2E%63%6F%6D/

    閱讀完整章節,請訪問 飛速中文

    最快更新無錯小說閱讀,請訪問www.3983241.com

    手機請訪問:http://m.feizw.com
    体彩篮球竞猜比分直播
      <dl id="vfntn"><ins id="vfntn"></ins></dl><cite id="vfntn"><span id="vfntn"></span></cite>
      <progress id="vfntn"><ruby id="vfntn"><address id="vfntn"></address></ruby></progress><cite id="vfntn"></cite>
      <del id="vfntn"><noframes id="vfntn">
      <cite id="vfntn"><span id="vfntn"><var id="vfntn"></var></span></cite>
      <cite id="vfntn"><span id="vfntn"></span></cite>
      <var id="vfntn"></var>
      <var id="vfntn"></var>
      <address id="vfntn"></address><ins id="vfntn"><span id="vfntn"><cite id="vfntn"></cite></span></ins>
      <var id="vfntn"></var><th id="vfntn"><i id="vfntn"><th id="vfntn"></th></i></th>
      <progress id="vfntn"><ruby id="vfntn"><progress id="vfntn"></progress></ruby></progress>
      <ins id="vfntn"></ins>
      <cite id="vfntn"></cite>
      <noframes id="vfntn">
        <dl id="vfntn"><ins id="vfntn"></ins></dl><cite id="vfntn"><span id="vfntn"></span></cite>
        <progress id="vfntn"><ruby id="vfntn"><address id="vfntn"></address></ruby></progress><cite id="vfntn"></cite>
        <del id="vfntn"><noframes id="vfntn">
        <cite id="vfntn"><span id="vfntn"><var id="vfntn"></var></span></cite>
        <cite id="vfntn"><span id="vfntn"></span></cite>
        <var id="vfntn"></var>
        <var id="vfntn"></var>
        <address id="vfntn"></address><ins id="vfntn"><span id="vfntn"><cite id="vfntn"></cite></span></ins>
        <var id="vfntn"></var><th id="vfntn"><i id="vfntn"><th id="vfntn"></th></i></th>
        <progress id="vfntn"><ruby id="vfntn"><progress id="vfntn"></progress></ruby></progress>
        <ins id="vfntn"></ins>
        <cite id="vfntn"></cite>
        <noframes id="vfntn">